深挖!海德公园黑历史:全悉尼最危险、最血腥、最肮脏的地方 让你大白天都不敢走 ...

日期:2017-07-02 06:09:03 作者:劳遭鸲 阅读:

现在的海德公园,是大家享受悠闲时光的好去处 经常能够看到上班族坐在公园里,晒着太阳吃午餐,消磨午休时间难得的悠闲; 你也经常可以看见朋友和家庭在这里野餐,大人们随意地闲谈,小朋友在公园里开心地嬉戏 但是,在百年之前,一提起海德公园,所有的悉尼人无不皱眉,头皮发麻 因为,那个时候的海德公园,真是一个让人避之不及的地方 穷凶极恶流放犯们的寄居地 19世纪20至50年代,海德军营关押着最凶恶的流放犯这些流放犯被英国政府驱逐出境,远渡重洋,到了悉尼 其中有些罪犯,在没流放到新州之前,就已经在英国臭名昭著了,他们嚣张地无视政府和法律,无恶不作 斧子狂人John Knatchbull 出生在英国的John曾经是大不列颠海军队伍里的一员,可是来自生活的艰辛,让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他利用军职的身份,偷偷将军火和武器倒卖出去赚钱可是,不就事情就败露了,于是John被英国政府定罪,发配到悉尼流放14年 狡猾的John伪造了审判书,于是他只需要在Nortfolk岛流放7年就可以了到了Nortfolk岛上生活的他,依然是最不安分的一员 在服刑期间,他参与到了囚犯的暴乱当中,公然和政府作对,计划着从流放的地方逃跑 他的计划失败了,被警局抓回去的John不仅没有逃走,而且他伪造审判书的事情也被发现了1839年,John被送回悉尼,于是就来到了海德公园的军营,从此在这里生活 1844年1月,John为了钱,抢劫了一家店铺店铺老板Ellen奋力阻止,John一斧子下去,砍在了Ellen的脑袋上,当时血肉横飞,Ellen当场毙命 随后,John被警方逮捕,他巧言善辩却终是抵不过杀人证据一个月之后,John被绞刑处死 (刽子手‘没鼻子Bob’曾经工作过的监狱) 囚犯作家James Hardy Vaus 现在,依然会有人纪念这个叫做James的罪犯,因为他是澳洲第一本英语词典的编纂者 James是海德军营里关押过的最有名的囚犯,在1800年来到悉尼之前,他在英国就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骗子了 他从裁缝铺订做衣服,但从不付钱;半夜偷偷从住处搬走,躲避债务和房租1800年4月,他终于被警方抓获,并流放到悉尼 来到悉尼之后的James,是全监狱最有文化的一个人,于是,他顺利地混到了悉尼殖民地秘书办公室的工作 骗子本性的James伪造了州长的签名,将地方粮食的订单统统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虽然事后被发现,但是James又用精湛的演技和信誓旦旦的保证,再次骗取了大家的信任,他又被任命为Parramatta地方法官的书记员 1807年,他服刑期满,随船回到了英国回到英国的James就像鱼儿回到了大海,他伪装成一个绅士,又开始四处行骗 这次,他打起了珠宝的主意英国无数的珠宝店,都曾遭到过James的洗劫,而且是悄无声息的洗劫直到1808年11月,他才露出了马脚 这次,他被判了无期1810年12月,他再次被流放至悉尼,这次他就被关在了海德军营James不得不又重新做回了秘书办公室的工作,一边道貌岸然地写书,一边计划着逃离这里 1814年,他在逃跑的中途被抓了回来,挨了一顿鞭打,但仍没有放弃逃跑终于,1829年的4月,他成功地逃跑了,此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人知道James后来的生活,连他什么时候去世的,都无人知晓 可是,James却给悉尼留下了两部著作:一部James Vasus回忆录( Memoirs of James Hardy Vaux),记录了他传奇的一生,是澳大利亚第一本完整的自传 而另一本,则叫做‘A Vocabulary of the Flash Language’,于1819年出版,被称为澳大利亚第一本英语词典 杀人抛尸地,很多人在海德公园有去无回 这个最臭名昭著的流放犯关押地,让海德公园和暴力罪犯结下了深厚的羁绊 1902年前后,很多为非作歹的人都觉得海德公园是一个最理想的实施犯罪之地 于是,那段时间,海德公园成为了大家最害怕的地方很多罪犯都选择在此杀人抛尸,无数尸体接连被从海德公园里抬出来 经常会看到在海德公园发现尸体的新闻:裹着男人衣服的女尸、被遗弃在雕像附近的婴儿尸体、因为争吵被刀砍死的人,还有被枪杀掉的尸首 这些惨不忍睹的死人,让海德公园蒙上了深沉的黑暗绝大部分悉尼人都不敢走到海德公园附近,即使是在白天,这个地方也让很多路人望而却步 因为,即使是在白天,这里也经常会有醉醺醺的酒鬼,拎着酒瓶子四处游荡,他们高声叫骂没有人知道,他们下一秒会干出怎样危险的事情 政府也一度因为海德公园的事情头痛,曾经出台过法令,禁止在公园附近售卖酒水,可是这样的规定,丝毫不起作用,这里还是会聚集无数酒鬼和罪犯,谋杀案还是频繁发生 血腥味弥漫,地下避难所阴暗肮脏 时间来到了20世纪40年代,二战期间的海德公园,是悉尼血腥气最重的地方之一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悉尼港曾经一度成为了抵抗日军侵略的正面战场而海德公园的Anzac纪念馆,一度是伤残士兵的治疗中心 那些被送往前线的士兵,很多其实都还是小孩子,他们谎报了年龄,被军队征入队伍,这些毫无经验的新兵,能够活着回来的,寥寥无几 从前线运回来的伤残士兵,早已被折磨得没了人形 有些人头上汩汩地往外冒血;有些人肚子上破了个洞,肠子肚子全都暴露在外面;还有的人一条腿直接就不见了,自己根本就无法站起来 有些伤势过重的,在被带回海德公园后的不久,就医治无效而去世了 这些受伤士兵们的血,沿着破损的地方,一滴滴溅落在地上,从军车到手术室一路,将泥沙染变了颜色 受伤的士兵,在海德公园临时搭建起来的手术室里,进行伤口处理、缝合;那些损伤严重的,只好截肢保命 于是,海德公园的空气里,到处都是血的腥气,闻的直叫人胃酸上返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截肢时磨骨的香味那诡异的香味,让人头皮发麻 不仅仅是治疗中心,这里曾经也是附近的普通老百姓躲避空袭的避难所 避难所位于地下,这里原本打算修地下铁路可是,战争打乱了所有的建设计划,这里就被改造成了躲避日军空袭的避难场所 每当警报响起,避难所就是所有平民百姓生的希望躲进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害怕得瑟瑟发抖 这里成为了无数人噩梦一般的回忆 地下避难所的黑暗,让饱受战争折磨的人们更加恐惧在这里躲着,根本无法入眠,潮湿带来的阴冷深入骨髓听着上空盘旋过的飞机轰鸣,心是悬在嗓子眼儿的 突然炸响在头顶的导弹,将避难所震得不住晃动,头顶的尘土掉落,如果避难所一旦被炸塌,所有人都会被埋死在里面 无数人挤在里面避难,呼吸着发霉的空气所有的生理问题,没有合适的地方解决再加上地下又不通风,海德公园的地下避难所,一度是整个悉尼最肮脏的地方 所以,没有人想去海德公园,但是为了活命不得不去在这样痛苦和纠结中不断挣扎,海德公园只能让悉尼人联想到空袭、肮脏、死亡和无限的恐惧 时间一点点流逝,犯罪的历史,被战争年代的故事抹去了;再后来,海德公园曾经成为流浪汉居住的地方,这些流浪汉的生活又抹去了战争年代的黑暗 21世纪的海德公园,美丽而宁静,是各种活动举办的好地方流放犯、谋杀和战乱早已离我们远去,那些危险不复存在 无数的老人家,都喜欢安静地坐在这里,缅怀过去 那是他们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