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成全世界首个“幸福预算”国家 可啥是幸福预算?

日期:2019-01-25 09:14:02 作者:钭鸩 阅读:

从2019年起政府将不再以GDP作为目标,而是考察社会福祉,新的财政预算案将以幸福指数来编制可是什么是幸福预算财政部还能规划人们的幸福别懵,本文会一一道来 图片来源:Pixabay 新联合政府会在5月提交组阁后的第一份财政预算案根据工党大选承诺,这是政府最后一次采用传统的预算编制方法从2019年起政府将不再以GDP作为目标,而是考察社会福祉(wellbeing),新的财政预算案将以幸福指数来编制 可什么是幸福如何计算幸福如何预算化幸福财政部还能规划人们的幸福这些疑问从“幸福预算”概念提出的第一天就没消失过 根据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的说法,幸福将超越之前的人均GDP、国家负债比等指标,成为政府决定开支的依据:“我希望2019预算案能让新西兰成为全世界第一个用幸福评估开支的国家政府开支的考核不但包括给GDP带来怎样的变化,还包括给自然、社会、人力和文化等资本带来的影响” 并非心血来潮 虽然新西兰可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执行幸福预算的国家,但“幸福指数”这个概念并不是新西兰独创的:2008年法国萨科齐政府曾委托经济学家调查国家的财富和社会的进步如何能够通过非GDP的指标量化;2010年英国首相David Cameron指示英国国家统计局收集关于相对幸福的数据;2011年OECD开始发布“更好的生活”指数,对OECD国家的11项关键福祉指标进行了打分 甚至新西兰上一届政府的内部都有过类似尝试,只是名称和叫法不同2011年财政部开始研究“生活标准框架”,提出自然、社会、人力和金融/实物四种资本该框架为2012-2017年政府制定更好公共服务目标提供了指引 四大资本框架 2011年的“生活标准框架”为新政府制定幸福预算提供了思路,即将经济政策的影响分为自然、社会、人力和(传统的)经济四个层面 经济/实物资本:是目前全球通用的评估标准,也是政府最基本的财务责任目前外界对新预算方案的最大疑问就是政府是否会弱化经济发展,而财政部秘书Gabriel Makhlouf说人们对此有所误解,政府只是希望给决策增加更多的考核指标 自然资本:这是相对容易理解的标准,它意味必须计算政策给环境带来的影响这可能意味着政府会更加强化“绿色经济”,对污染较大的项目说不Makhlouf说人们需要意识到自然资源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因此政府必须秉承可持续发展的态度 人力资本:这主要是指人们拥有的知识和技能储备在新技术、半自动化和自动化的大趋势中,政府需要强化教育作用,给未成年人提供更好的教育和卫生系统,给劳动力提供价值实现的空间新西兰传统的人力统计是根据收入来确定人力资源的价值,新预算会更强调技能、学历等带来收入的能力储备 社会资本:这是最难量度的指标,它包括社会凝聚力、社区归属感等主观性较大的因素文化也是社会资本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怀唐伊协议也属于社会资本的范畴Makhlouf承认社会资本是被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质疑最多的指标 “幸福预算”之疑 用New Zealand Initiative智库机构首席经济学家Eric Crampton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仍然不知道它(幸福预算)意味着什么” 几乎所有关注政府预算的人都有相同疑问粗看之下“幸福预算”只是扩大了财政考核的标准,让决策突破了传统的经济范畴Crampton说“如果生活标准框架只是提醒人们还需要兼顾环境和社会,这是没问题的”,但他担心的是新财政预算案给政府部长带来过大的决定权 “如果你的导航仪上有很多指示灯,每个指示灯有着不同的重要性,负责按键的人的主观判断就变得很重要了”换而言之,政府决策者很可能让某一指标凌驾于另一指标之上,否定本来具备经济效益的项目或是批准本来成本收益不及格的项目,而做出这些判断又是符合生活标准框架的 他的另一个担心是财政部是否有能力给所有开支计划进行关于经济、自然、人力和社会资本的全面评估他说虽然GDP作为一种货币化指标存在偏颇,但GDP本身确实能直接简明的反映国家的发展水平他说他唯一希望的是新预算编制方法不会彻底绕开传统的成本收益分析 接下来是什么 今年5月17日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会提交新的财政预算案,但幸福预算要到2019年才会正式开始财政部很可能会在以后的财政预算日前发布一份关于幸福感的资本类别报告这个过程会比以往的纯数字任务更复杂,讨论的时间也会更长 根据联合国机构发布的2018年世界幸福报告,